當地時間6月30日,伊拉克Jurf al-Sakhar,伊拉克政府軍與北部遜尼派武裝進行戰鬥。近日在伊拉克北部攻城略地的極端武裝“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蘭國”29日在互聯網上發表聲明,宣佈在橫跨敘伊邊境的廣大區域建立一個伊斯蘭教國家。
  中新網7月11日電 美國前國務卿鮑威爾(Colin Powell)說得直截了當:“如果是你打破了,就是你的責任(If you break it, you own it)。”新加坡《聯合早報》11日刊文稱,美國侵占伊拉克,因此便得負起責任。分析稱,讓美國失去一個機會,來反思一個重大和根本的課題:為什麼美國在侵略和占領其他國家這個“簡單的工作上”如此笨拙?美國須從中吸取一些教訓。
  文章摘編如下:
  美國侵略和占領伊拉克的行動,無疑將成為歷史上這類行動最拙劣的例子之一。美國耗費了4萬億美元,數以千計的美國人和數以百萬計的伊拉克人死亡,但卻沒有取得任何成果。這次侵略是次災難性的失敗,那為何不從中吸取一些教訓呢?有三個教訓是很明顯的。
  首先是有“良好意圖”的愚蠢行為。美國上一次的成功占領行動是對日本的占領。睿智的麥克阿瑟將軍保留了日本的制度——包括對戰爭有責任的裕仁天皇。相比之下,美國一開始就摧毀了薩達姆的軍隊和他的復興黨,讓侵略行動註定要失敗。
  一些美國人認為他們可以管理伊拉克,因為美國在治理上本來就更優越。盟國駐伊拉克臨時管理當局最高行政官員佈雷默(Paul Bremer)以為,他可以用武力毫不費勁地管理伊拉克,一點也沒有意識到從文化上來說,這是冒犯當地人民的行為。
  弔詭地是,美國文化的一個優點是賦予人們權利,但當它接管另一個國家時卻會剝奪其權利。這也發生在伊拉克。因此,從“管理”柬埔寨、越南、阿富汗及伊拉克,美國應該吸取一個慘痛的經驗:美國人其實沒有能力占領其他國家。美國應該完全停止這樣做。在處理國家過渡的課題上,即便是聯合國也做得比美國好。
  第二個教訓是避免過度依賴美國的軍事力量。奧巴馬說得好:“不要因為我們有最好的鎚子,就認為每個問題都是釘子。”研究美國世紀的未來歷史學家,將得花很多時間來思考一個問題:相對愛好和平的美國人,怎麼會變得如此喜歡干涉國外事務?
  伊拉克、阿富汗、柬埔寨及越南的例子顯示,只靠槍桿子是行不通的。這也是為什麼美國最近就敘利亞的辯論,讓人完全摸不著頭腦的原因。辯論雙方只有一個問題——要不要轟炸敘利亞?但轟炸並不能解決任何問題。美國單方面於2011年8月18日發表聲明,表示敘利亞總統阿薩德“必須下臺”,也是不智的。現在已經快三年了,但阿薩德依然在位。
  根據上述,第三個教訓就很明顯了:加強美國的外交。讓我從一個對世界許多其他地方來說都很清楚的事實開始:美國外交每況愈下。我在新加坡外交部任職33年期間(1971年至2004年),可以說目睹了這個轉變。其中的原因很明顯。一個機構如果可以承諾雇員,在他們多年辛苦耕耘和奉獻後,給他們最好的差事,就能夠吸引到年輕人才。但如果一名年輕美國外交官在服務30年後,只能期待出任美國駐瓦加杜古(Ouagadougou)或喀布爾(Kabul)大使(倫敦和巴黎想都不用想),那他為什麼還要留下來?
  我聽到的一個反駁是,美國強大的私人部門可以彌補公共部門的不足。比如,有效的智囊團可以補助無效的國務院。的確如此,但這卻製造了一個更大的謎團:美國既然有最好的戰略智囊團和戰略人員,在侵占其他國家時,又怎麼會有最糟糕的戰略思維?美國人應該醒悟了:美國應該停止侵占其他國家。這種行動40年來的失敗,已提供足夠的證據,用心良好的美國人是不適合這項工作的。(馬凱碩)  (原標題:聯合早報:侵占伊拉克給美國的三個教訓)
創作者介紹

bk04bksqi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